网站地图
热门搜索: 更多
  刚刚卸任的国际奥委会委员杨扬表示:“国际奥委会新推出的办奥新规是颠覆性的。”比如奥运村是奥运会运营投入的大头,但奥运村入住高峰期实际就那么两天,而且很多队伍为了保证训练,往往选择住在训练场馆旁的宾馆,造成奥运村有许多床位被浪费。另外,奥运村餐厅现在是24小时运行,未来可能只要保证部分运动员因训练和时差原因来餐厅时有食物即可。
 
  但她也提醒,在缩减预算的同时,也要保护奥林匹克价值及其吸引力,尤其是不能影响运动员的体验。由于此次平昌冬奥会的赛会保障基本靠组委会独立支撑,这次也有观众和记者反映摆渡车不够、场内餐饮跟不上等问题。
 
  北京冬奥会的开、闭幕式和冰上项目将集中在北京市区,雪上项目则分散在延庆和张家口举办,这与平昌情况类似。李熙范表示,如何在赛事期间运送雪上项目的参赛选手和观众,需要事先进行周密的准备。
 
  平昌冬奥会也遇到不少挑战,如诺如病毒、严寒天气、志愿者待遇、场馆间交通等,这也提醒北京引以为戒。
 
  李熙范说,第一,冬奥会恰巧赶上韩国农历新年假期,高峰期有超过20万人前来观看比赛,而比赛举办地一带的人口只有6000人,所以在交通、住宿等配套方面遇到了困难。因此,如何在赛事期间解决短时间内激增的人员输送、住宿等需求至关重要;第二,雪上项目室外动辄零下20多摄氏度,平昌的志愿者初期也对组委会有很多不满,因此对确保运动员、工作人员和志愿者的保暖和健康也应有充足预案。
 
  在平昌,北京冬奥组委选派的业务骨干亲自参与各个岗位工作,发现了不少亮点和不足。如在开幕式后,近5万名观众的疏散出现问题,由于附近没有地铁、公交等公共交通,只靠组委会提供的摆渡车,导致大量人群在寒风中等待两三个小时。专家认为,北京冬奥会开、闭幕式在“鸟巢”举行,届时应利用好全市公交系统,协调人员疏散。
 
  

Copyright © 2015-2016 888真人官网,888真人娱乐官网-分销网 版权所有